桃形李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南都电源版图峥嵘周庆治再战江湖【资讯】

时间:2023-01-16 来源网站:桃形李财经网

南都电源版图峥嵘 周庆治再战江湖

南都电源版图峥嵘 周庆治再战江湖 更新时间:2010-2-6 0:33:21   南都版图峥嵘 周庆治再战江湖

本报记者 王传晓 上海报道

锦衣夜行。

蛰伏三年之后,周庆治携旗下浙江南都电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出击创业板。而周庆治治下南都系的产业版图亦随之显露峥嵘。

分三次将旗下地产板块作价40亿元出让万科后,周庆治逐渐淡出公众视线,更多是以慈善家之名现身传媒。

记者调查发现,周庆治旗下的核心资产涉猎旅游酒店、能源、基建三大行业,而其控制公司复杂的股权结构,堪比温州同乡“新湖系”黄伟。

同时,周庆治当初的合作伙伴许广跃,重组*ST北生也已箭在弦上。分道扬镳6年后,二人或以此种方式聚首,各自征战A股市场。

周庆治远非资本市场新兵。其早年进出龙发股份,后将上市公司旅游资产置出,置入网络资产。

而其地产板块浙江南都置业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拿到IPO批文后,却选择主动退出。

此外,本次IPO上市的资产,更是从新加坡上市公司百嘉力科技兵退而来。

周庆治向来低调,套现40亿元后,更是锦衣夜行。“周庆治套现的钱,很大一部分是外方股东的。他把地产卖给万科后,几乎很少在杭州地产圈活动。”杭州某上市地产公司高层向记者表示。

南都系版图

本次出征创业板IPO,为南都系旗下的南都股份,而这只是庞大南都版图中的一页。

招股说明书显示,周庆治通过杭州南都、上海益都与上海南都集团三家企业,控制了南都股份52.19%的股份,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但上述三家公司的股权结构颇为复杂。

其中,杭州南都为周庆治直接控股,其本人持有杭州南都60.53%的股权,而杭州南都为南都股份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7.66%。

上海益都为周庆治妻子赵亦斓控股,控股比例为64.25%,上海益都持有南都股份13.65%股权,为其第二大股东。

上海南都集团则是周庆治个人持股27.84%,上海益都持股56.67%,上海南都集团为南都股份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0.88%。

在周庆治整个资本脉络中,上海南都集团颇为关键。

除直接和间接控股南都股份外,上海南都集团还控股一家名为君澜集团的公司,持股比例为85%,另一家南都系公司南都伟峰,持有君澜集团10%股权。

君澜集团正是周庆治旅游地产板块的产业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君澜集团成立于2006年10月,而此时正是周庆治出让万科,兵退杭州房地产之时。

君澜集团注册资本3亿元,经营范围为酒店管理、资产管理、实业投资、旅游咨询服务、会展服务。截至2009年底,其未经审计的总资产为48382.56万元,净资产31660.75万元,2009年实现净利润829.97万元。

君澜集团分别持有海南香水湾君澜酒店有限公司和海南七仙岭君澜酒店有限公司95%和51%的股权。

但上述两家酒店运行状况均难言乐观。前者2009年净利润为21.49万元,后者2009年则亏损12.28万元。

此外,君澜集团持有金华国贸50%股权,该公司2009年实现净利润287.52万元。

真正给君澜集团贡献利润的,则是其持股59.54%的浙江世贸。该公司运营的浙江世贸君澜大酒店,2009年实现净利润3804.16万元。

南都系的第三大板块为交通基建,主要集中在上海中桥。

上海中桥注册资本3亿元,三家海外公司ShangHai Horsepower Limited、ShangHaiSuzhou Limited 、Hanson Group Limited分别持股63.84%、15.19%、6.47%,上海天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0%。

上述四家公司均通过层层股权关系为周庆治掌控。

上海中桥总资产超过12亿元,涉猎城市基础设施、公路、桥梁、港口等众多基建行业,100%控股宁波中桥、永康南中公路、瑞安瑞通公路等,但2009年亏损2340.35万元。

上海中桥另一块核心资产是控股90%的南都伟峰。

2006年底,南都伟峰参与万科A定向增发,以10.5元/股受让万科5000万股增发股。南都伟峰最高时曾持有万科A近8000万股,高居第四大股东。但万科A2008年半年报披露时,其已退出前十大股东。

周庆治老兵新传

杭州地产界此前一直将周庆治与绿城老板宋卫平相提并论,而从资本运作的角度,其与温州同乡、新湖系掌门人黄伟却颇有几分相似。

二者均系体制内出身,黄伟曾任职温州市委党校,深谙宏观政策动向;而周庆治曾任浙江省委书记秘书之要职。

资本运作上,二人亦有几分神似。黄伟的新湖系向以庞杂股权结构著称;而周庆治也是利用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操纵其产业版图。

周庆治此前的两次资本市场腾挪,也显示出其手段高明。

2000年5月,周庆治通过南都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龙发股份1070万股,作价4687万元,周并以第三大股东的身份,坐上龙发股份董事长之位。

此后的一系列关联交易,则显示了周庆治的资本手腕。

上市公司先后花2亿元巨资,购进南都集团持有的上海南都网络投资有限公司49.5%的股权,及贵州天都有线电视网络有限公司49%的股权。

而上市公司的部分资产,包括二龙山滑雪场部分资产、二龙山滑道及和平大厦部分房产,则被作为上述交易的对价之一置入南都集团,上市公司尚需支付现金4000万元。

但南都网络2001年净利润仅257万元,对比其1.17亿元的评估价,颇为寒酸。相比之下,置出资产中的二龙山滑雪场,2000年年报披露的营业收入为865万元,而毛利竟达664万元。

此后,南都集团将上市公司股权转卖广州天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全身而退。

同时,周庆治转战新加坡,重组新加坡上市公司立华电子,并更名为百嘉力科技。而置入的资产,正是本次创业板IPO的南都股份第一大股东杭州南都55%股权。

但此后连年亏损的百嘉力科技,于2005年2月黯然退市。

而今卷土重来的周庆治,在A股市场并非“一个人在战斗”。

2010年1月20日,*ST北生宣布,拟以每股2.6元增发13.5亿股,购买天禧投资、唐旗投资、许广跃、陈金霞及其他4名自然人合计持有的郡原地产100%的股份。

郡原地产实际控制人许广跃,正是周庆治地产时代的创业伙伴。二人为杭州大学历史系同学,并出任南都房产集团总裁。但2004年,许广跃带领部分班底出走南都,独自创业,亦被业界认为是周庆治将地产出让万科的关键所在。

新中式房屋

地毯的保养

别墅装修